有時候我在丹尼家待得晚,我會先在他家洗澡,這樣回家洗個臉便能速速上床睡覺。

他見我洗澡後頭髮濕漉漉的坐在沙發上,便要我馬上吹頭,否則會頭痛云云。他不知道,同一番說話我媽已說了差不多十年,也沒有成功令我養成洗頭後馬上吹頭髮的習慣。

丹尼:「喂,你好快d去吹呀。」

我笑瞇瞇說:「嘻嘻..你都知你愈叫我愈唔聽。」

丹尼沒好氣:「你快d去吹嘞,唔係我幫你吹架。」

我雙眼馬上放光,興致勃勃:「好丫好丫,你幫我吹丫。」

故事裡張無忌替趙敏畫眉,現實中丹尼幫我吹頭髮,我腦海頓時勾畫出一幅幅浪漫的構圖。況且難得他自己開口讓我使喚,我又怎會放過這機會?

丹尼沒料到我會如此歡迎他提出的”懲罰”,半推半就去拿風筒。

他站著,我坐著等他侍候。過了半晌他都沒有動手。

我:「還不開始?」

丹尼拿起我的一撮髮絲苦惱地說:「你的頭髮又長又多,我不知從何入手,我從來都不吹頭的。」

天下間竟然有人不會用風筒吹乾頭髮,真是個開心大發現!

我:「我不理呀, 我留長頭髮都因為你。快點吹啦!」

跟著他開始一邊吹一邊不斷搖晃風筒,手像痙攣的般擺動。

我的頭髮亂過雀巢,唯有沉住氣問:「咦…點解你要不停搖個風筒呢?」

丹尼:「唔一直搖個風筒我怕會吹燶d頭髮呀。」

最後我受不了他的痙攣吹頭法,叫他好好拿著風筒,我再捉著他的手替自己吹頭。

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也許就是這個意思。不知道武功蓋世的張無忌又要多久才學曉為他夫人畫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