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升鼻敏感發作鼻水長流,人迷迷糊糊。

下班後想盡快回家休息, 過馬路看到沒有車輛駛過便直行直過。

直到有人叫兩聲”小姐”。

定過神來原來是個警察。OMG

他好像說了一堆交通規例,我己聽不進去,直接從錢包拿身份證給他,好讓他明白,我是一個明事理的人,今日給你捉姦在床,我不會反抗。但士可殺、不可辱,他當盡快將手續辦妥,讓我離開案發現場。

最大的懲罰不是幾百塊罰款,而是身分證被阿sir拿著,你被迫在人來人往的街上聽道理。如果給同事目擊事情發展經過我翌日是要請病假的。

最後我要重申,我絕對反對任何違法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