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弟爬頭在剛過去的週末結婚,新老爺奶奶整天掛著蓮子蓉笑臉。

晚宴坐在接待處把關,看著三百多客人進進出出,熱鬧又好奇-好奇在到底要多少勇氣才膽敢安排一場盛大的婚宴。場地,菜單,派帖,座位安排,服裝,長輩們排山倒海的意見等,樣樣都得應付安排妥貼。我們這代人都說結婚這人生大事要好好計劃,現在我卻不得不認為沒有點點衝動才不敢貿然下海。

婚宴到九時才開席,現代人都貴人事忙,帖上寫了八時入席不少人還是八點多才到,大家都不願浪費時間等待,結果約定俗成,一起姍姍來遲,然後一起自食其果,九時多才正式開飯。前天有朋友到了丹尼家玩撲克,剛巧之後要參加婚宴,最後她八點半才動身離開丹尼家到酒店。這一代對於”去飲”就是出席過已是給足面子予新人。四時恭侯八時入席,四小時buffer人們仍有本事遲到。

為了糾正歪風,我看日後的新人應當堅持八時開席,先上最貴的菜式,乾燒伊麵和美點雙輝就讓給遲到的人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