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愛麗絲跟丹尼專心安排週六的surprise party,我和亞力就暗度陳倉,密密商量週日更大的驚喜。這天是亞力的生日,也是他向愛麗絲求婚的日子。

知道求婚大計時亞力已有了一個大綱,我只是提供一些細節上的意見。丹尼比我更早知道求婚這事,但自從我加入討論後,他又好像抽離了。一對情侶一起計劃別人的求婚畢竟是蠻尷尬的,每一句都怕被對方誤作一種暗示,所以丹尼退出我更能暢所欲言。

求婚是在空中進行。到底應該在直昇機起飛前或是在半空中求婚我們都反覆討論過,考量哪一樣較驚喜浪漫。玫瑰的顏色,事前午飯的餐廳,怎樣提出”Will you marry me?”這個簡短又隆重的問題等等,亞力都仔細考慮過。求婚前的某個早上他趁愛麗絲上班後,親自拜訪愛麗絲家長問准他們願意把女兒嫁給他。
revised

去年寒冬的一個夜裡的亞力與愛麗絲(丹尼的私人珍藏)

現在不少男士都先與女方置業,甚至訂了結婚酒席後求婚,不少更是女方多番暗示明示才有所動作,不是說這類求婚毫不可取,但求婚的意義難免大大褪色,像是為求婚而求婚。不少男士都認為,都已一起買樓訂酒席了,還求她嫁給我會不會有點多餘兼矯情造作?

這次求婚的可貴可愛之處是它不是在任何催促或暗示下而成的,完全是出於男方的意願,每個人都感受到亞力很在乎很落力,力求每個細節都盡量完美,為的是給愛麗絲一個最快樂甜蜜的回憶。

最美的求婚,不是在於鑽戒的大小,而是在男人心甘情願下成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