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前的一天,媽媽捎來電話,說郵差送來了一個掛號包裹。她告訴我寄件人的地址,我知道是他。

他,是我的前男友。

回到家已是深夜,打開了包裹, 裡面是一件毛衣。

此情此景, 像不像陳慧孄的傻女?

這夜我又再獨對夜半無人的空氣
穿起你的毛衣重演某天的好戲
讓毛造長袖不經意地抱著我靜看天地
讓唇在無味的衣領上笑說最愛你的氣味

以前聽過一則笑話, 地鐵裡站著一個穿了沒有肩帶的胸圍的少女,誰不知胸圍滑落,跌在坐位上一個男士的大腿上。少女羞憤得馬上衝出剛到站的地鐵,留下那個茫然的男士和那個躺在腿上還有暖意的胸圍。

我就像那位男士,拿著毛衣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確定這毛衣對誰帶著什麼意義。前男友看到我穿著他送的禮物,他會否感到欣慰或感傷? 我自己會否不其然懷念從前種種? 現在的男友看來會否覺得這是藕斷絲連的證據?

想來想去,這份禮物真是於誰人都無益。我問自己這樣想會不會過慮或絕情,或許這只是一份禮物,一份普通的心意, 一種純友誼的動機。但我不相信與舊情人之間有純友誼存在, 始終有些事是發生過就怎樣都濾不去,這種友誼總夾雜著過去的殘渣。

對不起,我不能穿這毛衣。既然我不能再給你幸福,我也不想再接受這種含糊的關愛。這是俗語說的無功不受祿吧。我們就乾脆俐落一點,不要像偶像劇般,糾纏於這些剪不斷理還亂的情誼了,從戀情結束的一刻,你就當卸下我的喜怒哀樂這個包袱,彼此沒有拖欠,這責任和權利就讓其他人擔當。就算沒有,我自己也會一力承擔。

我衷心希望你會幸福快樂。你有你的幸福,我也有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