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時分離開公司,在地下大堂突然有人伸手攔截,回過神來細看才知是大廈管理公司的職員。我認得他,但未算認真交談過,離熟絡得可以張開手臂攔截我的關係還有頗遠的距離。

待我停定後,他殺了我一個措手不及問道:”小姐,你今天有心事嗎?”

是他太唐突,還是我太喜怒形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