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大學同學的情誼,大部份是畢業後才正正經經地建立起來。

大學的三年時光中,有兩年住在宿舍,可是宿舍於我有如一張針氈,我一下課便往外跑。在三年的大學生涯裡我一直過著過客的生活,跟校園交集的機會,我都是可免則免。自己本科的迎新營我缺席了,宿舍的那個迎新營又天意弄人地遇上颱風,只待了一天半便腰斬了。大三那年,因某些原因我的名字出現在抄送給整個系的同學的電郵裡,在期末考試的時候,我聽到同學間耳語說”呢個咪阿Chris囉!” 我的本科只有70多人,到最後一年的期考還沒有認得我的同學想必是大有人在,因為我留在學校的時間實在不多。從前我以為當時是只顧著戀愛玩樂才不戀棧校園,現才發覺我對那個地方的愛實在太少。

後來有了Facebook,我跟好些自畢業後便不相往來的同學相認,見面次數漸多,才真正建立起友
誼。有一晚跟一位同學坐在尖東海旁的咖啡館,無邊無際嘻嘻哈哈的談天說地,像回到從前無憂無慮的學生時代。回家的路上直感慨,以前在校留宿,這樣輕鬆自在的談天機會多的是,我都沒有好好把握。那三年的時光就像一個斷層,像對我往後的生活無關痛癢似的。那三年,到底對我的生命留下過什麼的痕跡?

覺今是而昨非,出社會後更發覺校園內建立的友誼是最純真可貴。逝去的不能挽回,唯有好好把握往後的機會,彌補那些失落了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