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星期丹尼自上次training後才正式回公司上班。上班,幾乎就等於他人不在香港。

丹尼不在香港,我的生活也是這樣過。如常工作吃喝,和朋友東拉西扯的聊聊天,有時間便到他家拿衣服去洗,待再有時間的時候就把衣服拿回家。

對啊,生活也是這樣過,跟平日沒有兩樣。

這晚我到洗衣店收回洗好的衣服,一邊看電視,一邊把衣服熨好,疊好。正要開門離開,卻突然心血來潮,又把門關上,脫下剛穿好的鞋子,走到睡房抱起枕頭,把臉塞進去,像嬰兒抱著他自出生以來陪伴睡覺的布娃娃那樣,聞著絲絲熟識的氣息。感到滿足後,又若無其事的重複之前的一套動作 – 穿鞋,開門,關門,離開。

思念是一種很玄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