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治安不算十分好,旅遊區週圍都有乞丐。我在Zara更看到了一個中年婦人右手拿著一件衫作掩護,不斷往正在專注看衣服的女人堆裡鑽。我拿著衣服對著鏡子比劃比劃的時候她也借故掃了我幾下,是欲探囊取物。我馬上警覺地把背囊背在前面,又忍不住盯著中年婦人的行動。她出來行走江湖,當然也不是省油燈,。她留意到我,怕我壞她好事,便在Zara裡不斷兜圈子跟著我,最後走到我面前說了句法文。我想都是罵人或叫我走吧的。最好我還是繼續買,但對巴黎的印象就染污了。

*****************************************************************
正在爬樓梯上鐵塔。

我: “丹尼,原來巴黎鐵塔有120歲了。在1889年人家已經起了一座鐵塔,你覺得我們中國在那時候有五層高的建築物嗎?”

丹尼斬釘截鐵說道:”有!皇雀樓。”

我心在想皇雀樓?? 沉默一會後,我問:

“你是不是想說黃鶴樓?我沒有聽過皇雀樓,打麻雀的皇雀會就曾聽說過。”

丹尼只是靦腆的笑。

*****************************************************************
跟丹尼踏單車到了Air France總部對開的一個公園。公園有一大片草地,不少當地人正悠然自得坐在草地上。我跟丹尼也想休息一會,泊好單車後便入鄉隨俗坐在草地上。

一坐,結果….
IMG_7984

來生不做法國人。

不是不想做,而是做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