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每逄週末我多了一個任務-趁丹尼去踢足球的時候到他家抹地。

丹尼會定期吸塵,可是達不到我心目中的清潔標準。用對幼稚園生的話語來說,他不是黑豬,但又未到小白兔。單單吸塵,一星期下來地板還是會濛上一層薄薄的塵。眼看不到,但腳底踏上去就會感覺到,得用水把灰塵洗掉。我看不過眼,便在他家時時勤拂拭。

世上有多少女人因為”看不過眼”而仆心仆命? 不過通常得到的結果是男人一句”車,又不是我叫你做的!” 女人得明白,自己的要求由自己達到,其實很公平。不用急於到男人跟前領功,很多事都是表面為男人好,但其實是女性的一種自我滿足而已。

我清潔地板的步驟是這樣的:先吸塵,跟著用布以清水抹一次,再用洗碗用那種海棉沾上清潔劑在地上擦,再用布抹一次,最後再用吸塵機吸一次。清潔完總是一身熱汗,開了冷氣後去洗澡。從浴室出來空氣跟地板都是乾爽的,打開窗簾讓週末的陽光湧進屋裡。坐在沙發上看書看電視,暢快無比。

丹尼回來,大家各自勞動後,一起軟癱在沙發上。我突然舉起腳板到他面前問他:”你看,乾不乾淨?”。

他一怔,不明所以的說”乾淨”。

我樂陶陶的說”當然了,因為地板很乾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