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飯時間才剛起床的丹尼來電,聲音還沙沙啞啞。

“昨夜我做了一個夢。”他說。

“什麼夢?”邊問邊吃著便當。

“我在保護一棵樹,卻因此被警察抓了。”

“因為一棵樹而被拘補?”我不禁莞爾。

“對呀,當中細節現在記不起了,但夢裡有你。”

“我在做什麼?”我好奇自己扮演了什麼角色。

“跟我一起被警察抓了。”

我就這樣沒頭沒腦的被送官辦理。

多少一對對同床異夢,我卻有幸穿梭於你光怪陸離的夢中。坐牢?奉陪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