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朋友與身在外地前男友分手數年,最近心血來潮想起還有一點股票在他手上,想要討回來。發了幾次電郵沒有回音,最後忍不住打電話來個直接對話,男方說記不起有過這一點股票,叫朋友準備好證明才找他。朋友氣難下,立刻打長途電話到相關銀行要求重發當年紀錄,手續費一點也不便宜。

股票價值本身不算天文數字,但足夠去一次兩星期晚晚5星酒店不用B & B的歐洲之旅。朋友本身是專業人士,人不窮,或許是不是聽到男方最近要結婚的消息,之前的恩怨情仇湧上心頭而思舊債。

到底意難平,對嗎?

為何這段關係最後只有我暗自神傷。

被待薄也算了,分開了,錢銀也應清清楚楚。

女友很不服氣男方無賴之餘還要理直氣壯,嚷著必要時會飛到外國與男方戰鬥到底。我勸女性朋友不如就此算數,一個男人耍賴皮,你能拿他怎樣? 再追下去,再難聽的說話他也說得出口。他人在外國,要追債談何容易? 男方知道朋友氣憤難平,說不定還要沾沾自喜。為這種人不甘心,與這種人繼續消磨,錢很有可能也是收不回來,但痛苦比現在更多。

既然那筆款項是負擔得起,就當是在股市中損手吧。雖說是便宜了那個無賴,但起碼不用再抓破那已結痂的傷口,不用變成雷曼苦主,平白讓自己折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