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剛說女人都期望男人讚自己漂亮,星期日晚歐錦棠便告訴我”男人唔會咁講野架”

星期六在同事的生日會上,老C剛看完歐錦棠的棟篤笑死佬日記(Defending the Caveman) 說很精采,並曾有過為了與歐錦棠合照而缺席我們當晚活動的念頭。8月9日星期日是最後一場,她叫我有空去看看。星期日一早我便老點了丹尼讓他到附近的通利琴行碰碰運氣,很幸運地他購得了門票。

caveman_poster

如果你曾看過《男女大不同》(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 你一定不會對死佬日記的情節感到陌生。表演開始先語不驚人誓不休,由幾把女人的聲音不斷說出”男人正仆街”,”所有男人都好仆街”來表達當今男女兩個性別的對立,接著,歐錦棠以跟老婆在電話中吵架作為他90分鐘獨腳戲的序幕。戲中將男人比喻為野人(Caveman),一是因為在女人眼中男人都是不解溫柔的野蠻人,二是以野人表達男人的特性是從盤古初開人類還在山洞裡生活的時候已建立,是基因使然。換句話說,即是無得變,改不了。整場棟篤笑都是用生活片段來展現男女對同一事件的想法是多麼截然不同,男女相處不能只是己所欲,施於人,知己而不知彼。要了解對方的思維模式才能明白對方的行為背後的意義, 然後用適當又有效的方式與對方溝通。

翻查資料, Defending the Caveman 是百老匯最長壽的Solo play,1991年在三藩市首次公開演出。歐錦棠是東南亞地區的第一個”野人”,他的演出頗忠於原著,大部份情節都很世界性,像男女對電視遙控的不同的運用,購物的方式和態度, 男男和女女間的友誼等等,全世界的男女都不難得到共鳴。剛開場不久,歐便說出女人經常都渴望男人稱讚她們漂亮,是因為女性與女性間很習慣讚美朋友的外表,如”你著呢條裙好好睇呀”,”件衫著得你身材好勁”等,所以”你好美”對女性來說是很容易宣之於口。相對地,男性之間從不會稱讚對方的外表,男人的世界沒有給他們提供練習機會,他們也從不知道女人在這方面有被稱讚的期望,故此要他們真誠的讚自己的女人漂亮他們會很別扭,覺得女人無無謂謂。女人覺得主動讚賞一下這易如反掌的事男人也不做來哄哄自己, 感到非常納悶。

以兩性相異之處為題材不是新鮮事。在這題材上加入適量的時事新聞和稍為本地化了劇本而加強新鮮感和令觀眾更易投入。 我看的場次就加進了酒井法子出走的新聞。歐的表演也生動活潑,演一個麻甩野人恰如其分,在90分鐘裡觀眾笑聲絡繹不絕,我跟我的死佬丹尼也過了一個輕鬆愉快的晚上,在此得謝謝老C的推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