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展終於曲終人散。今年O靚模在書展發光發亮,令書展比以往更受人注目。

O靚模們的寫真集都經過審查才能在書展售賣,沒有犯法,我們沒有理由阻止。社會大眾都咬牙切齒認為書展不應該售賣意識不良的寫真集, 與”只有個樣同個胸”的O靚模割蓆才是王道。但這些讓我們這麼不屑的寫真都能在書展大賣,反映了這些被認為沒有內涵的讀物深受港人歡迎。一齊都是市場主導,沒有這樣的市場需求, 人家也不會冒險投資出版這些寫真。要怪,只能怪我們自己不爭氣。

新聞訪問參展商,我沒有聽到很多關於O靚模進駐書展而感到不滿,他們認為O靚模能吸引不同層面的客人。書展都是一門生意,人家花這麼多錢,一個正方形的攤位要萬多元租金,大型的參展商都會一口氣租幾個攤位,加上人工,搬運,佈置等費用,六位數字的成本應該走不了。看了訪問,大多參展商的目的旨在散貨,愈多人入場他們就愈高興。O靚模會否對閱讀風氣做成負面影響,我在訪問中看不到他們有考慮到這個問題。

既然有人想買,有人願意賣,其他相關的人士又不介意,我們又何必硬要站在道德高地上枉作小人? 沒有精品,沒有明星,沒有寫真, 我真懷疑書展在香港還能辦得成嗎?

Miss Angelaba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