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星期丹尼放假處理新居的事。他入伙的第一個星期,我在午飯時間都帶著家裡替我預備的便當到他家吃,如果他餓了便順道給他買午餐。

午餐時間不多,我到了一邊吃飯,一邊閒談,或者商量下班後要到那裡。

之前提到的Crocs散貨場,原來在新居附近也有一間。就在某天的午餐時間,他穿著從散貨場買的Crocs拖鞋要我看,問我覺得是真品還是冒牌,還說已到過散貨場對面的Crocs專門店比對過,找不到任何可疑之處。

*****************************************************
又有一天的午飯時間,新聞正在報導書展開幕。記者訪問三聯的曾協泰預計今年生意如何,曾說因為書種多了,展場也大了,所以預計生意會比去年增長10%。
丹尼聽後說: “車,佢都亂估既。呢個時候應該要請個consultant幫佢分析下”
我問他”咁應該點分析呢,阿consultant?”
丹尼很認真的地回答:”拿,首先要分開幾個segment…然後分析每個segment對生意額的影響”下刪三百字..因為新聞已播完,我已將心思全放在射鵰英雄傳上,他的分析已聽不入耳。
*****************************************************
星期四午餐帶了一個橙給他。正在穿鞋回公司上班的時候.我跟丹尼說覺得自己像社署職員。

丹尼:”為什麼?”

我:”不是嗎,每天過來給你送飯,坐一回兒又要走了。”

丹尼:”哪有每一天都送飯?”

我:”我每天都有問你要不要,只是你自己老頑固說不要。好了,我要走了,再不走遲到..”

丹尼:”拜拜啦,謝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