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復正常了。

說的是丹尼終於放完假要上班。其實也不是上班,今天只是training去。好像是公司在世界各地同一級別的同事都要去的training,地點是英國劍橋。這是他搬家後第一次出國。

下午三時的飛機,公司幫他訂了車於一時接他到機場。丹尼十二時才起床,還懶洋洋的賴床10分鐘。當然行李還未準備過。

12:35PM
他剛用了10分鐘收拾了行李,站在書架前花了5分鐘考慮要帶什麼書上機看。現在坐在書桌前悠然自得的看財經雜誌。

我:”你收拾好了嗎?為什麼還有時間看雜誌?”

丹尼”Hey,不用擔心,我這些經常出門的,行李10分鐘便能搞定了”

最看不過眼他洋洋得意的樣子。這時候我假裝繼續看書,心裡卻想著一定要找到他遺留了什麼。

跟著靈光一閃。故作淡然問他”passport呢?”

他眼光離開了雜誌,想了三秒,然後叫道:”SHIT! 還在舊居。”

Bingo!

P.S 希望你能好好欣賞這景色: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艷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間,
沉澱著彩虹似的夢。

尋夢?
撐一支長篙 向青草更青處漫溯,
滿載一船星輝,
在星輝斑爛裡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別離的笙簫;
夏蟲也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橋!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來;
我揮一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Love,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