龔如心爭產案鬧得熱烘烘,陳振聰的”掘窿是兩公婆的遊戲”,”估唔到如心咁愛我”順利霸到頭版。昨日到陳振聰的太太出場,報紙上的照片看到她穿戴貴氣,隔離的標題卻是”我不恨錢”(廣東話的”恨”可解作稀罕)。

我沒有太留心這單新聞,一般看完標題就不再看下去,反正看到標題也猜到內容的8,9成。有一次看到陳振聰說為了取悅龔如心而特別安排女兒在龔如心的生日出世。心想,這個男人真的願意為錢連子女也會出賣。他的女兒知道了這些,以後怎樣面對朋友。自己的生日是爸爸為了取悅情人而定的。以後她還會為自己的生日慶祝嗎?

毫無疑問,那遺產是巨款,足以”幾代人唔駛憂”的款項。有了這筆錢,陳氏可以為妻兒提供富豪級的物質生活。但他的子女就要在別人的鄙視的目光下成長,就算入讀富家子弟學校,也不見得他們能夠融入有錢人的圈子吧。誰家想自己的子女跟靠與有錢女人掘窿而發達的家庭來往? 對於陳氏子女本身,他們又應該怎樣看自己在法庭上貽笑大方的爸爸?又會怎樣去建立正確的道德價值觀? 他們的爸爸為錢犧牲了他們平靜和諧的生活,他們的成長路注定是難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