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籌備婚禮時沒想到頭紗會花我多少時間, 還想好要買一條好一點的頭紗,花費千多元也在所不惜。後來工夫一步一步做,才得悉朋友甲的頭婚要5千多元, 朋友乙的頭紗是8千元, 在White Bridal 試過的更要一萬四千元! 這才驚覺可能自己也要在頭紗上花點時間。 

頭紗最吊詭之處是它可以襯托新娘, 甚至成為新娘身上的焦點, 有所謂畫龍點睛之功效。但它的出鏡時間奇短, 通常只在宣誓前的一小段路帶上, 快的可能15分鐘, 慢一點也不會多於半小時。所以在決定此東西的預算時實在有點困難。另外紗的長短也是關鍵, 長的浪漫和classic, 可以做到一大塊在空中飄揚的效果;短 (我視不拖地的為短)的則較活潑和stylish, 走動比較方便。  

 我坐在沙發上搜尋網上的資料,純粹貪玩的問問丹尼意見。給他看了數幅照片後他竟然堅定地說出1)要有得掀頭紗*和2)頭紗比婚紗的裙擺長看起來很怪。丹尼對婚禮的準備工作一向都沒麼見, 對大部分問題的答案都是「你喜歡就好」, 35%是寵我, 65%是怕煩。以前計劃旅行找房子時總覺得他愛理不理, 不出幾天便忍不住大發雷霆。相處日久知道他的性格, 早已習慣自己決定事情的細節, 他也不會事後才多多意見諸多批評(這一點很重要啊!!!), 所以婚禮大部份項目都是我獨自找,獨自談, 想好最後決定循例跟他說一聲便去馬。好像婚紗旗袍都是我跟自己朋友去試去買, 我從沒有想過邀請他參與, 他也說想保持神秘感。佈置也是我自己去談, 我好像只告訴了丹尼我們會用哪一家公司,但忘了告訴他主題顏色是什麼。攝影師也是在他一張參考相片也未看過下我自己決定的, 彼時他在不知是北京或上海, 完全看不到我給他的連結, 就跟我說「你喜歡就下訂金」吧。這樣的工作分配其實蠻適合我們性格, 他事事沒所謂, 便由很清楚自己喜歡什麼的我作決定, 頗有效率的。

故此丹尼罕有地對頭紗表達了他的意願, 作為準妻子的我也不好意思拒絕, 就順應一下他的意思吧。 

不想一次寫太長, 下次再告訴你我會在哪裡訂製。

*香港常見的頭紗都有兩層, 其中一層用來蓋著新娘子的面, 叫blusher. 外國有些新娘子會用只有一層的頭紗, 只放在腦後, 不會蓋著面孔

About these ads